花語


花語(一)

風兒你要輕輕地吹, 吹動那棵大樹下的花兒們, 把甜甜的花香吹出, 讓蝴蝶來, 讓你尋花香來, 然後想起我….就夠了.

民國30年, 苗栗一戶大家族宅院裡, 熱鬧喧騰, 大廳裝飾起紅花植物, 又打掃得格外乾淨光亮, 祖先神桌點上光明蠟燭, 蠟燭數量比一般時點的更多更火旺, 佣人忙進忙出, 腳步聲不斷掃過大宅,  廚房泡煮龍眼甜茶,  桌上放滿 龍眼乾, 冬瓜糖, 冰糖, 水果.

老爺和太太慢慢走進大廳, 他們打扮正式, 老爺黑絲唐套裝, 老太太深綠絲客家褲套裝, 戴上玉鐲表示隆重. 老爺忙著檢查花果擺飾陳列, 嚴肅的糾正擺設, 老太太則安靜地跟在旁邊溫柔地聽著指示. 男眷們穿起整齊衣衫鞋子大廳集合, 女眷幼兒們偏房待著, 鄰居們早在大門外探頭探腦嚼起舌根, 而這一切大宅內的騷動, 被阿土的急促跑步木屐聲按下靜止鍵.

喀喀喀喀…..木屐大聲地穿透院子, 阿土急急跑進大廳,  喘吁吁的和老爺說:{ 老爺, 貴祥少爺到了, 一共6個人騎馬來.}, 老爺嚴肅的臉更嚴肅, 抬頭示意兩位兒子去門口迎接, 他自己和老太太在大廳正位坐下,

貴祥少爺, 有荷蘭血統, 180公分的身高在當時算非常高大,  高瘦的貴祥少爺穿畢挺白襯衫深咖啡馬褲, 深咖啡長馬靴.  一行六人浩蕩走進大宅, 都是英俊公子, 是貴祥少爺的兄長好友們. 六人在平靜的苗栗街上造成不少轟動, 馬匹濺起塵土飛揚, 聲勢浩大, 又引起街坊議論.

老爺的大兒子是當地名醫, 自日本帝大修醫學回台開業, 二兒子管理家裡麻繩工廠, 他兩站的筆直在宅院門口迎接貴客,  貴祥少爺瘦高, 眼神銳利, 當他直視對方, 總令人不寒而慄.  溫和的二兒子不敢直視貴祥少爺, 還緊張得不斷拭汗.  見多名人商賈的大兒子大氣的領著貴祥少爺進大廳, 氣勢凌人的貴祥少爺一進大廳, 恭敬有禮貌地走向老爺老太太, 90度鞠躬打招呼, 其他五位同行親友也陸續恭敬向老爺和太太鞠躬致敬.

這時老爺露出一點微笑, 請諸位坐下, 簡單問了幾句, 不外乎路上還好走? 家裡還好? 等等…., 貴祥少爺回答簡潔有力, 沒有多餘廢話, 他就是個天生氣勢奪人的領導者, 其他人皆安靜, 席間老太太一直微笑, 一貫溫柔看著大家.

宅內氣氛有一種期待又帶著嚴肅的詭譎,  而宅外, 卻反差得熱鬧滾滾. 鄰居傭人們圍著阿土要聽一切細節, 阿土口沬橫飛, 誇大的說:{ 我在等貴祥少爺時, 遠遠聽到馬蹄的聲音, 土塵大到跟颱風吹過一樣, 先聽到聲音看到土塵很久以後,  才看到像巨人依樣高的六人咻咻飛奔過來, 好厲害, 貴祥少爺領頭到我面前, 好帥的下馬, 我都沒看過那種皮靴, 還有馬鞭, 這些馬好高好壯,  帶這些馬去栓都累死我, 要騎他們很不簡單, 反正貴祥少爺不是普通人啦.}, 在那純樸的年代, 阿土這些說詞, 已經讓聽眾們目瞪口呆.

吉時到, 媒婆大聲叫出:{ 吉時到, 奉茶!}, 宅內又開始充滿唏唏簌簌的腳步聲, 傭人端茶出來, 祖先桌供香….., 雖說是簡單儀式, 也讓宅內的人忙得緊張冒汗, 包括老爺也是從頭不放鬆挺直腰桿仔細完成.

貴祥少爺和一行親友喝了茶, 這時媒婆牽著一位低頭女子出來, 她, 大宅獨生女林義, 但因家裡重男輕女, 所以老爺老太太也不太注重她的生活和重點,,就養在家裡幫忙學家務, 學習怎麼做一位正妻,  但就在長子學成歸國, 二兒子成家接管家業後, 老爺才驚覺這個和老太太一樣溫安靜的獨生女已過了成家年齡, 23歲, 被親戚們議論家裡養著老姑娘.  老爺開始擔心, 生意好友也正好提及一位有為青年想續房, 建議老爺不妨答應這親事, 雖是續房, 但大老婆是被休掉的, 林義嫁過去地位跟正妻一樣, 男方社會地位不錯, 經濟好, 林義年紀大了, 婚事別再拖,而且怎麼看都是完美的姻緣.

老爺派大兒子查訪這位有為青年貴祥少爺, 得到滿意答案, 貴祥少爺也透過說媒的老爺好友邀約老爺, 辦了一場風光盛大的晚餐做為自我介紹的機會. 老爺甚為滿意的同意這親事.

林義, 當地的第一美人, 當時美人的標準,要有烏黑秀髮, 小圓臉, 大眼睛, 小嘴, 白皙皮膚, 林義幸運地都有, 而且個性乖巧溫順, 訂婚的這天, 林義穿著淺粉客家傳統寬袖斜襟絆釦絲上衣, 帶點繡花粉絲直筒褲, 紫色玫瑰繡花鞋, 長髮被梳成整齊的低髻, 她被媒婆攙扶慢慢走出, 端著茶盤收著客人的茶杯, 林義一直都是低著頭, 貴祥少爺卻無法掩飾高興地對美人一見鍾情, 貴祥少爺喜歡眼前這位典雅美麗的女孩, 也是他第一次見面的未婚妻.

林義, 在訂婚宴也沒有辦法好好看看自己未來的丈夫, 她看到那雙很長的馬靴穿在很長的腿上, 一雙大手放在茶盤上厚厚的紅包, 只有這樣, 林義很惶恐, 雖然在家不被重視, 但至少她是位大小姐, 家是她熟悉覺得安全的地方.  她端著茶盤想著, 眼前這位穿著馬靴的高大男人倒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而且她嫁過去名義不是正妻, 這很羞辱不是嗎? 林義大大的眼睛滾出淚水, 啪的一聲滴在茶盤紅包袋上, 還好只有媒婆注意到,媒婆 輕輕扯一下林義,  在林義耳際輕說:{ 不可以哭, 不吉利}

林義的不安沒人在乎, 家人都開心嫁出這位老小姐, 而且又是富貴人家, 鄰居們尤其是女人不停嚼舌根, 主要就是說:{ 要不是林義爸爸, 誰要這老小姐, 也還好她長得漂亮,  貴祥少爺才肯取, 不然誰要取老小姐….}

 

之後, 透過媒婆訂了婚期, 貴祥少爺用八人大轎風光迎娶林義.

美人和出眾才子結合, 羨煞許多人, 那個時候的社會, 女子無才是德, 男人有男人的世界, 很快的林義在家待產, 貴祥少爺常常往返外國, 他有個船隊外銷 麻繩, 柿餅, 台灣釀酒到中國和日本. 貴祥少爺常常不在, 陪伴林義的是一群心眼狹小忌妒惡毒的嫂嫂們, 還有深深的寂寞.

image1 (4)

 

H.Y. 2019. 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