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糖如你

蜜糖如妳

泡在浴缸裡, 身體和臉一起埋進水, 水裡吹泡泡, 張開眼睛看泡泡安靜地飄上, 水上飄著泡泡, 水外閃著光, 浴缸旁的手機閃著, 刷一下坐起來, 雙手擦臉把長髮向後抹, 接靜音但閃光的手機.

手機顯示” Vivi”.  我接起有點喜悅的說:{ vivi好久不見}, vivi:{ 你回來啦, 好嗎? 這次待幾天?} , 我:{ 一樣}, vivi大笑:{ 一樣不確定對嗎?}, 我沒說什麼, 但卻點著頭. vivi:{ 出來吧, 請你喝一杯, 好久沒聊了}, 我:{ 明晚可以嗎? 剛回到陸地, 飛得好累.}, vivi甜甜地笑說:{ 當然好, 如果你願意, 我每晚都是你的}, 我被逗笑說:{謝謝你, 你甜如蜜糖}, 突然, 我兩停住, 我的雞皮疙瘩整個站起來, 過了幾秒, 我:{ ……對不起vi…….}, vi vi :{ 沒關係, 過去了……. ,恐懼還是鮮明對嗎? }, 我:{  恐懼與一切並存}, vivi:{ 明晚見! 輕鬆點, 別打扮太美, 我會愛上你又甜如蜜喔!}, 掛上電話, 濕濕的回水裡, 伸手拿泡泡浴倒進水裡, 讓身體周圍滿滿泡泡, 泡泡的親吻取代雞皮疙瘩的刺痛.

Vivi是我剛出社會就認識的朋友,  我們彼此電波相同, 都是典型頭上不被扣帽子的叛逆女. 我兩愛噴濃濃香水, 穿短短裙子高跟鞋, 離經叛道, 最討厭被告訴” 女生該有什麼樣子”, “女生該如何三從四德”, “聽話乖巧才是好女孩”, “什麼年紀什麼打扮才是得體”……這些我倆永遠聽不見, 年輕的耳朵只聽得到自由和自我. 20幾歲的我們, 在跨年的夜晚, 高高舉杯大喊:{ 我兩友誼長存, 永遠不被那些討人厭的規定扣在頭上, 自由是一切}, 我兩大吼完, 紅了眼眶, 彼此大力擁抱. 兩個年輕的靈魂, 就以這簡單的共識與認同, 像投名狀般, 彼此全心全意.

後來, 我開始做採購兼讀書, 時間永遠跳躍, vivi當經紀人, 時刻表比時差更時差, 我們見不到, 有時我從歐洲回台, 先經過她家, 留給管理員一大包東西交給她, 亂七八糟的, 可能是咖啡廳喝咖啡時配的美味焦糖棒, 當下買一包給vivi, 或是在乾燥的跨海火車上突然覺得滋潤護唇膏也留一支給他, 當季雜誌, 法國絲襪……, 我回台, 管理員那也常給我vivi留的包裹, 有一次還收到整隻鏞記燒鵝. 有時找到一張皺巴巴紙條,  都是簡單的字句, 如畫符的字寫在黃色便利貼上, 寫著” 快吃, 愛你”, 等等.

見到面或通電話, 話就說不完,  無線電話說到沒電常常發生. 有一年聖誕節, vivi在香港工作, 叫我去找她, 電話裡vivi:{ 你來啊, 我們多久沒見了? 一起工作的朋友在Flix開party, 你來追星, 很好玩的.}, 我:{ 剛好有空檔, 我為你去的, 對追星沒興趣}

高空的Filx裝飾的好美, 四面環繞的落地玻璃窗外, 香港鑽石般夜景閃閃發光, 爵士樂團演奏爵士聖誕音樂, 這些美景緊緊吸住我, 然後遠遠vivi走過來, 她穿versace黑色無袖深V領短洋裝, 前面的深V直直深到腰際, 包著臀部的短裙側邊鑲著一排VERSACE金釦子, 腳上jimmy choo交叉綁帶黑細高跟鞋, 黑色細帶子從腳踝一直綁到大腿裙子裡, 綁帶高跟鞋那些不知走到裙子深處哪的帶子配上vivi白晰肌膚, 引人遐想. 短髮的她肩頸上晃著金色大耳環,  她美的發光.

vivi一把抱住我, 抱了一陣子才對我說:{ 你到了, 很想你…},我兩像小朋友依樣, 握著手一直在耳邊講悄悄話, 我們時而竊竊私語, 時而大笑, vivi一下八卦的要我看誰誰誰, 一下又拉我喝好喝的調酒, 我兩說不停笑不停, 突然我兩背後站著一個男人, 一手搭住vivi一手搭住我, 在我兩背後說:{  小姐們, Party不會自己活潑起來, 要參加的人一起參與活動, 不能搞小團體}, 我嚇一跳回頭, 一個高大英俊的混血男子站在我兩身後, vivi轉頭看他, 甜甜的撒嬌說:{我男友 K.}, 不知情的我也忘了和k打招呼, 轉頭盯看vivi, vivi摸我的臉說:{ 介紹他給你也是我叫你來的原因之一.}, 我和K握手後, K牽起VIVI的手, VIVI拉我的手, 由K領頭拉我們到餐廳中間, 我們這三頭火車, 擠進滿滿人的餐廳中間, 一下這個脫隊尖叫, 一下那個被朋友拉住撞成一團大笑.  K是個大氣見過世面的男人, 不只照顧女友, 也顧及身為朋友我的感受,  K介紹人脈給我, 照顧大家飲食, 整個晚上讓朋友們感覺暖暖的,  氣氛歡愉, K不時摟住vivi, 我聽見他深情地無數次對vivi說” 你是我的蜜糖”…..

女強人vivi, 美麗 時尚又嗆辣, 工作起來誰都惹不起她, 有生吞活人的氣勢, 但, 唯獨在愛裡, vivi會變身成另一個vivi, 在愛人前, vivi撒嬌溫柔順從, 對愛人只有一句話—–百依百順.  多年後, 才覺得, 或許這個原因讓vivi一直在感情裡跌到, 滿身是傷.

K和vivi熱情招待三天後,我繼續我的飛行人生, vivi回去他忙碌又甜蜜生活.

然後呢? 大家就一輩子幸福美滿, 王子公主?

無奈的,  人生常不如人願,  生活如無情的海浪, 浪潮洶湧拍打出人生醜陋傷口, 波濤一刻都不喘息, 迫不及待把人推向滿滿目光的岸邊,  讓自己面對自己的赤裸裸又傷痕無盡.

那次歡聚後, 我們只偶爾通電話,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忙到一眨眼幾個月,半年, 一年用跳的跳過,  然後我經歷人生大浪,  需要花很大的力氣調整生活,   在身心俱疲時, vivi突然出現, 這之間我搬了五次家, 愛我的vivi就是找的到我,  看見她,,我開心地大叫, vivi:{ 你真會跑, 但我還是抓得到你, 別以為可以擺脫我.}, 我慢慢走進她, 相擁,  然後說:{ 我不是故意不連絡你, 我經歷了..}, vivi不等我說完, 她笑笑的, 很熟悉的拉起我的手說:{ 我們去泡溫泉, 受夠這濕冷的天氣.}, 我好想念這種無厘頭的邀約,  衝動熱情, 好像回到那個年輕的我們.

私人湯屋, 美麗安靜, 我兩沖洗完各自穿著浴袍在池邊, 然後相視而笑, 話莢打開, 打服務電話訂一大堆食物, 相互取笑彼此依舊是大吃貨.  我們說笑, 脫下浴袍, 在石頭造景的池邊, 我看到vivi白皙的身上,  怵目驚心像火紅色蛇般疤痕纏在他的下腹.

vivi所幸整個身體轉向我, 紅色凹凸的蛇更血紅, 我刻意冷靜慢慢問:{vi 這怎麼了?}, vivi沒有變的低沉或難過, 她維持依樣音調, 心情, 她說:{ 我倆好像太有緣分, 這段時間都經歷人生災難, 只是不同在你傷在心裡, 我傷在心理和身體.}

溫泉阿姨送來滿桌食物,  我兩拿起酒跑進池子對飲, 我邊喝邊自言自語:{ 泡溫泉喝酒, 我倆還是沒長腦, 危險的事….}, vivi喝著酒自顧說起:{ 記得K嗎? 那個很完美的年輕銀行家. 他做的.}, vivi的表情開始變得猙獰, 一種悲傷一種仇恨, 她繼續說:{ 剛開始一切那麼完美, 我兩是大家最羨慕的情人, K是單身女人的夢, 我好引以為傲, 他眼裡只有我, 不管別的女人怎麼投懷送抱, 他只愛我一個. 他讓我覺得自己好特別好幸福, 天變冷了, 我的肩上會有他為我披上他的外套, 忙得忘了午餐, 助理會捧進他幫我訂的美食, 所以, 我也告訴自己, 不讓他失望, 他要求的事我絕不說不, 尊重他, 一心愛她, 眼裡生活裡只有他;}

vivi追酒, 繼續說:{ 但這些完美, 中間總有一些小小怪怪的感覺, 女人都笨, 特別在愛裡, 決不會追查這些小小的奇怪,  例如K身上有時會有一種甜甜的味道, 不是香水不是糖果, 有時會有有時沒有, 詭異的甜味,  或是, 開始說他要放棄喜歡的車子, 放棄他的雪茄等等….他要為了我們未來的婚姻換豪宅, 要有足夠的本錢寵我像公主一樣, 他有時要陪客戶到阿拉伯, 南非爭取投資案, 那幾天我們是不連絡的, 他要專心準備合約等等.]

{完美的K常說我是他的蜜糖, 他已經對我上癮, 他會為我做所有的事,  哈哈….我以為我是個精明的女人, 透過我精明的判斷, K是個禮物, 他說的都是真的, 哈哈!}

我難過地靠近Vivi, vivi眼眶紅了起來, 說:{ 後來簡單的說, 那股甜甜的味道是因為他是個酒鬼,  有酗酒習慣, 工作時喝甜酒擋酒癮, 存錢計畫連我的錢一起存進去, 存到賭場, 賭股票, 他說的阿布達比, 杜拜那些不能打擾的商務旅行, 是幫客戶召妓行程.}

vivi擦了眼淚, 看看我, 繼續:{ 三年慢慢這些問題出現,  我花了一年從無數的原諒慢慢變成憤怒, 失望, 絕望, K從我開始知道這些事後, 流淚道歉, 他開始給承諾, 給完又背叛, 這些重複到我累了, 有一天深夜 他又滿身濃濃甜味時, 我在黑暗中告訴他我要離開, 那天, 他又開始哭泣, 道歉, 懺悔, 我開始厭惡嫌棄, 我說我只有離開他我才能在過人的生活, 和他再一起是行屍走肉} , vivi停下來,身體半躺下, 頭仰望天空, 說:{ K突然停止哭, 叫我陪他坐下, 她要好好再看看我, 說再見. 傻傻的我走向他, K走進我, 一手摸我的臉, 悲傷的說—–“我已經對你上癮, 你是我的蜜糖, 我離不開我的蜜糖! “, K的另一隻手握著我沒看到的刀, 他看著我的眼睛我的眼淚, 慢慢的把刀刺進我的肚子, 撫摸我的臉的手速的摀住我的嘴, K好像邊哭邊笑, 他壓倒我, 很輕的在我耳邊說—” 我的蜜糖, 我不會刺太深, 我離不開你不會要你死, 但別逼我把你切成兩半, 一半留給我一半你帶走.}

到這, 我全身簌簌發抖, vivi說:{ 我感覺到刀子往上割,  我開始瘋狂點頭答應他, 他才停下, 抱著我大哭, 要我別再嚇他, K幫我止血, 用針線逢傷口, 灑止血粉, 我一度以為我的眼睛再也打不開, 就這樣走了….但很可惜, K太愛我, 不讓我死, 哈哈哈}, 我問:{ 你怎麼逃出來的?], vivi冷笑說:{ 第二天, K若無其事出門工作, 她叫醒我, 出門前親吻我, 告訴我我是他的蜜糖, 我昏昏沉沉, 在他出門後報警……}

vivi:{ 只有我是他的蜜糖嗎? 我又何嘗不是因為金錢, 外表, 權力這些蜜糖而上癮?}

有些人的傷在心裡或是心裡深處, 有些人的傷在身體或是留下了傷疤, 不管是哪種, 這些傷都是血紅的河流, 在身體裡竄流,  當人無法面對這些傷痛時, 這竄流的血河會變成你身體的蜜糖, 魅惑你, 讓你用假象無防備的上癮.

CHY 2019 01

 

filx3

照片取自filx官網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