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克福旁的大城—Darmstadt

DARMSTADT

如果,你也是厭煩大城市的商業化,然後你又剛好在德國附近想逛個特別,建議“Darmstadt”是個特別的城市.

這是個以科技學術和科技發展,現代藝術發展為主的城市,城市人口不多,但空間很大,又因為是個科技藝術城,所以往來的人,感覺都蠻有氣質.

城市內皆是歐洲古典建築,但又有隨處藝術雕刻藝術畫作點綴,總言,是個古典確又帶著現代的城,逛起來舒服,購物文化兩活動都可做.強推!

  • 從法蘭克服火車站買直達票,一個人約€5單程.

DSC_0089

DSC_0096

 

他深深的思念

在周末我通常是隻鴕鳥, 把頭埋字在自己世界的沙子裡, 除了音樂什麼都聽不見, 看喜歡的書和雜誌, 非常非常自我.  但在這, 德國, 周末因為跳蚤市場, 我開始忙起來, 早早起床咖啡喝好,  穿簡單運動服戴上鴨舌帽抗陽, 素顏出門, 跳蚤市場好玩的是你可以追逐, 這星期在這, 下星期在鄰近小城, 到處流浪, 我的吉普賽個性完全被激發, 隨著他們漂泊, 因此找到樂趣的力量.

這是我搬來第三個星期, 也是第三個跳蚤市場日,  我喜歡看瓷器, 骨董娃娃, 骨董家具, 手工蕾絲, 還有最愛的波西米亞水晶, 偌大的市場, 我只在這幾種攤位流連,  喜歡看這些帶著故事的骨董, 也愛看這些賣家, 他們開著舊型麵包車, 大多是老舊的福斯麵包車,  車門窗戶全開著, 有時車上曬著他們色彩斑斕的毯子, 有時車子旁放著桌椅可讓他們煮咖啡吃飯休息,  女人大多穿吉普賽的長長拼布洋裝, 頭髮又長又捲, 有些帶著流蘇頭飾, 有些散亂在臉上, 有孩子的抱著看攤位, 而男人們, 打扮更精采, 他們都有壯實的身材, 穿背心露出渾身刺青,  軍褲配舊舊皮靴, 男人們也是一頭長髮, 長又捲, 都沒專心做生意, …..這是個沒有限制沒有時間的世界,  大家在水晶球裡飄著.

一直想找一個大大水晶玻璃花瓶, 放滿滿像手掌大的香檳玫瑰, 本來在看骨董娃娃小床,  有床柱的, 床柱邊垂掛著白色蕾絲, 床單枕頭也是蕾絲, 床單上面繡著christina, 然後我呆呆想著, 這小床原來的主人是christina? 突然有光反射過來, 隔壁攤, 小桌子上放著得大大水晶花瓶被兩位婆婆拿起來,  水晶被移動隨陽光反射, 照進我的眼睛, 回過神, 看到婆婆手裡的花瓶, 就是我想要找的,  大小刻花都是我要的,  兩位婆婆拿著花瓶拼命討論, 不知要還是不要, 我外表平靜心裡著急地悄悄走近他們, 等待時機….心裡一直唸著”給我, 給我”.

專心看老婆婆把玩我的水晶花瓶時,  旁邊有個聲音一直叫著: { ANA? Ana? 你來了嗎?}, 我一時還沒回神, 又聽到:{ Ana? 是你嗎?}, 轉頭看, 周圍掛滿俄羅斯貂皮大衣的攤子前站著一位老先生, 及肩長髮和滿臉鬍子已經斑白, 滿是皺紋鬍子的臉上還是看到深邃海藍色的雙眼, 他穿著白襯衫牛仔褲大軍靴, 著看著我,  我看著他, 他有點激動地說:{ Ana, 你來了, 來拿你最喜歡的外套嗎? }, 我看一下周圍, 他是對我說話, 我搖搖頭說:{ 我不是Ana}, 老先生伸起手要我過去, 我一時不知所措, 這時, 我站在前的水晶花瓶攤位的吉普賽女說:{ 你就過去吧, Ana.}, 我轉頭看她, 又說:{ 我不是Ana}, 吉普賽女郎笑起來, 對我眨眨眼說:{ 誰是Ana?誰又不是Ana?}, 我更是迷糊, 平常我很警覺也不太和陌生人說話,  但, 那位站在陽光下, 眼睛碧藍的他, 竟讓我有種感動, 他來這是為了找Ana? 他所賣的貂皮是Ana喜歡的? 他等Ana多久了? Ana到底在哪? Ana怎麼忍心讓有一雙海藍雙眼的男人為他流浪?

我慢慢走進老先生, 愈靠近他, 愈覺得會墜入他的眼睛海裡, 然後我和他有點靠近又有點距離,  他放下朝我靠近他的手看著我, 深情地說:{ 你終於來了, 我好想你Ana}, 我呆呆地站在他前面, 他的深情看得我和他一起醉, 慢慢我也覺得我可能是上輩子的Ana, 或是我像他的Ana. 老先生和我站著互望, 陽光那麼美, 微風這麼舒服, 深情的他站在我面前, 有種偷來的幸福感, 我向Ana偷來這幾分鐘的浪漫, 老先生又問我:{ 你好嗎? 你變得好漂亮, 你黑色的大眼睛還是那麼迷人…}, 他一直說他的愛, 他的思念, 我站在那, 好想好想抱他一下, 和他說Ana也想你! 誰能忘記你那麼深情的雙眼…..但我沒有, 只是站在他面前, 聽他片段的故事.

他進去他攤位後的車子, 拿出一件豹皮斗篷批在我肩上, 說:{ 你最喜歡的外套在這, 我保留得很好}, 是件質感很好的小豹皮內裡深綠絲緞斗篷外套, 剪裁細膩, 非常合身, 所以Ana的身材和我差不多,  老先生看著我滿意地笑了, 他摸摸我的肩膀說:{ 真好看Ana}, 然後他走回攤位旁他的椅子, 滿意的坐下, 仰起頭閉起眼睛曬太陽.

我擦擦臉上的眼淚, 脫下外套, 放在他的桌子上, 轉身要離開, 這時, 他又叫我:{ Ana你要走了? 這次要去多久? 外套不穿去嗎?}, 我說:{ 不了, 你先保管, Ana會回來穿上的..}, 他速的站起, 又進他的麵包車, 拿出貂毛帽子和小豹紋帽子塞給我, 反而很平靜地說:{ 俄羅斯天氣冷, 戴上他, 別感冒了, 我幫你收好外套等你回來, 幫你穿上.}, 我整個靈魂跌進他的深情藍眼睛哩,  竟然難過的說不出話,  他說:{ 走吧, 車子要開了}, 他把帽子塞進我的袋子然後又回去他的椅子上,  閉上眼睛, 我轉身離開時, 他輕輕說出:{ 我真的好想你Ana}……

再見深情的男人, 再見Ana, 別忘了回來穿上妳的外套, 有人能為妳在寒冷的天氣披上妳愛的外套, 這件事, 真的好幸福!

 

WIN_20160817_01_55_14_Pro

 

 

 

 

 

 

 

 

 

 

 

 

 

 

 

鞋子

就算是穿平底鞋跑來跑去, 我的鞋櫃一定有一定數量的高跟鞋,  最近喜歡的, 典雅造型時首選Rogervivier, 狂野小貓個性出來時, 當然是Christina Louboutin,  高的閃的全愛, 有一雙金色閃閃的紅底Christina Louboutin在我幾個美麗往事裡, 佔重要的位置, 這雙鞋的故事再慢慢說給你們聽,  然後, 這次的漂洋過海, 從亞洲搬到歐洲, 有些物品要海運, 這需要兩個月的時間才能再到我身邊, 選擇隨身物品在這兩個月可以滿檔用上的, 變成很重要的工作, 臨行前, 有些東西拿進拿出行李箱不知多少次, 為了有限的行李空間, 痛苦的選擇, 身體乳只能帶一種, 化妝只能挑兩種色系, 挑剔的我當然不能少習慣的洗髮精, 這個那個這個那個…..三兩下行李就爆了, 而這雙閃閃動人的Christina Louboutin是早早就穩穩在行李箱內, 是我認為這兩得月裝扮的首選.

就鞋子, 帶了一雙過冬的UGG, 兩雙Rogervivier 麂皮平底鞋, 牛津鞋一雙, 黑標準款高跟鞋和我的閃亮亮Christina Louboutin , 加上衣物用品, 山一樣的行李箱和我一起到了德國.

住歐洲, 第一件事, 走很多路, 搭地鐵搭公車走來走去,  找喜愛咖啡館也要走很多, 當然, 想要欣賞美景也是靠走路, 第一天, 我的平底鞋就讓我的腳起了水泡, 在亞洲覺得好穿的平底鞋在這在這變得好難穿,  想到第二天, 我要搭公車去小城探險, 逛骨董小店….看著跟我一起飛到德國的這幾雙鞋,  嘆口氣,  束之高閣是他們的命運.

原來, 鞋子是這麼的重要,  影響我的行程和心情,  馬上搭地鐵跑去法蘭克福的foot locker運動用品店, 看了NMD和滿滿各種球鞋, 在試穿時, 突然覺得舒服和輕盈, 豪不考慮買下兩雙, 自己套上球鞋後觀察街上往來的潮男女, 他們幾乎是用潮型球鞋來搭配穿著, 有型又健步如飛.  看著腳上輕軟的黑白球鞋, 想到昨天那雙弄得我腳起水泡的大釦子鞋,  百感交集.

我開始可快步走路後,  迅速走路還沿路買了兩個大大冰淇淋,  和昨天頻頻停下貼OK蹦的情景差太多,  然後想到我的亮晶晶歌女高跟鞋, 還是有點難過, 想, 難道沒有可以走快路又不腳痛的高跟鞋嗎?

想半天, Stuart Weitzman這德國的牌子就是以舒適為主, 他的靴子更是有名, 柔軟舒適又性感,  所以囉, 又帶了舒適的Weitzman回家, 在Weitzman店裡遇到一位金髮美人, 和我依樣在試靴子, 我兩選擇相同的長靴, 然後互看笑了也聊起來, 他看我提兩大袋鞋子, 笑說:{ 購物天?}, 我說:{ 好奇怪, 搬來這, 要適應的不是時差不是食物, 而是鞋子, 帶來的鞋通通覺得不對, 沒有一雙可以讓我趕地鐵逛市場.}, 他笑了起來, 說:{ 我知道, 我才剛從新加坡搬回來, 在那, 我覺得好奇怪,  女人穿的鞋子大多看起來尺寸不合腳以至於走路怪怪的, 不然就是好看卻非常不舒適的鞋子, 對我們歐洲人而言, 實用的鞋自是首選, 能保護腳又美觀才是我們會穿在腳上的.}

走回家的路上, “實用的鞋子”這幾個字一直繞著我,  好久沒有想過這個主題,  原來名牌, 虛榮 , 做作綁住我這麼久!

WIN_20160814_20_21_42_P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