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無能

扉側撥一下瀏海, 白白的瓜子臉沒表情, 然後淡淡地說:{ 和他在一起,  有種解釋不清出的曖昧感覺, 不是指我和他之間, 我們已經再一起了, 是他的活動, 他的喜好, 他的朋友…..甚至家人, 都給我一種曖昧的感覺.} ,扉說話時,  眼睛低看得他攪拌的冰咖啡.  我說:{ 聽不懂}, 扉說:{ 這真的很難可以馬上整理出的感覺,  發生怪事的當下, 他有許多裡有正當的解釋, 讓一些奇怪變得合理,  我花了兩年才清楚原來我的地位在哪裡.}, 我問:{ 到底是什麼? 我一直以為, 他非常愛你,  管接管送, 你要的東西他都會給你, 我看到的是這樣… 不了解你所說..}, 扉看我, 臉上帶著些憤怒, 她說:{ 我所說的”曖昧”, 盡道其中.}

扉跳著敘述, 把他所記得奇怪的事情慢慢拼出圖畫…..

1.扉:{ K我心情突然好差,  差點沒被客戶氣死}, K:{ 你現在在哪?}, 扉:{ 下午兩點當然在公司}, k:{ 給我15分鐘, 你準備一下, 今天早點離開公司}, 扉:{ 你不是要去客戶那?}, K:{ 你最重要. 等我一下, 待會就到}, 不是15分鐘, 而是過半小時,  K 的小跑車急速開來在扉面前緊急停下, 很趕時間的狀況, 在外面站了15分鐘的扉, 嘟著嘴氣呼呼的上車, 準備生個小氣, 這時K馬上握起扉的手,  K的手冒汗, 緊張的牽扉的手吻一下, 用無辜又緊張的表情說:{ 我和客戶改時間, 被罵十幾分鐘, 一掛電話我馬上飆車來, 對不起讓我的寶貝等這麼久, }k說話時, 拿著扉的手磨蹭下巴微青的鬍渣上}, 扉看著k那麼緊張心疼她, 她馬上笑了出來, 說:{ 下次不要再飆車了, 好危險}, k帶他到北投三二行館, 喝了下午茶, 泡溫泉, 晚上去晶華吃鐵板燒, 然後讓扉滿意的回到家, 到家時間是晚上八點多, 晚餐後的回家路程上, k忘記關靜音的手機, 不斷發出簡訊叮叮聲….扉到家後和k沒有習慣在寫簡訊, 就各自休息.

2. k:{ 晚上想吃什麼?}, 扉:{ 今天好想吃炒米粉喔, 傳統台灣口味的那種}, k:{ 到我家吃, 我媽炒的米粉非常好吃}, 扉:{ 好奇怪啦! 我們才再一起一個月, 你媽會覺得很怪的}, k:{  不可能, 我從不介紹女生給她認識, 第一次介紹我的寶貝給她認識, 她會很開心的.}扉覺得好開心好貼心, 馬上說:{ 待會就去嗎?我沒準備禮物}, k:{ 傻瓜, 你去就是最好的禮物}, k 的媽媽做了好吃的炒米粉, 她對扉不特別熱絡但也招待周到, 扉覺得k的媽媽並沒有認識獨子女友那種興奮感, 但扉告訴自己別想太多, 在吃飯的時候, k 讚美媽媽的炒米粉好吃時, k媽說:{ 你的朋友都喜我的炒米粉, 沒有例外}, 這對話讓扉感到一些怪怪的

3.扉和k各有臉書, 但一直沒加彼此, 扉知道k有一個各方跑車愛好者在一起分享汽車經驗的網路群組, 和k 在一起時, k會和她分享這個群組當天討論的話題, k 最常說:[ 那個群組裡的男生都是玩家, 所以我只喜歡和他們在群組討論車子, 絕不參加他們的聚會, 連吃飯都不想參加.], 扉還會鼓勵k和他們互動吃飯, k 也總是斷然說”不”.  扉和k在一起幾個月後, 臉書有個功能, 會跑出你可能認識的朋友, 扉在這些可能認識的朋友照片裡看見k的車照片, 臉書名字是和k 無關的英文名稱, 扉點進去看, 確實是k 的臉書, 裡面有許多k 被車隊群組朋友打卡的照片, 如深夜一起飲酒, 一起晚餐等等, 而這些時間點都是k 送扉回家後的時間, 也是k 所說絕不會參加的聚會.

扉驚訝之餘, 馬上打電話給k問詳細, 扉生氣, k對於扉的每個問題, 都只用深深地嘆氣回答, 這個電話的談話, k只有嘆氣, 然後非常沉重的說:{我並沒有要騙你, 我只愛你, 為什麼要騙你…..我好怕失去你}, 痛苦哽咽, 然後扉也一起哭….

 

扉說了一些例子, 連我都開始生氣, k是標準劈腿王, 用媽媽幫忙做鐵的認證者,讓帶回家的女友以為有這鐵證的認證,自己絕對是愛的唯一,  用接送貼心換取確認偷腥時間不會被抓包, 有問題時就用柔情深情悲情模糊焦點,  偷情爛男模式整個大吻合.

我當然馬上了解這種愛無能的男人手法, 但扉當局者迷, 我問:[ 對於這些懷疑, 你有做什麼去查清嗎? 還是每次都和k哭一哭然後和解}

扉的臉冷到快讓我結冰,  扉說:{ 有, 上個月有一天下班k接我, 問我晚餐想吃什麼, 我說不知道, k說”去我家, 今天親戚都在, 他們來吃我媽做的烤鴨, 你去他們一定很高興” k 說話時還緊握我的手,  我就裝得很興奮的說, 真的嗎? 我好開心喔! 因為在我的家教, 你帶我去見你媽這麼頻繁, 今天又見你的親戚, 這就是說你要告訴他們你要娶我了, 是嗎? 你今天和他們說嗎?}

我說:{也是, 如果是這樣安排, 是一種關係了}, 扉笑了一下回我:{ k聽完馬上自己演一段, 自言自語說” 對阿, 這麼好的對象要一定要娶回家”, 然吼帶我去買外帶, 說他突然有點不舒服, 我先回家吃東西, 等他好點再打給我……我沒說什麼, 那天後, k再也沒邀我去見他媽, 臉書也關掉.}, 扉把自己整個丟進這個關係哩,  k本是她體貼多金的王子, 扉完全愛k.

扉低頭擦了眼淚, 說:{ 前段感情我被傷的好重, 接受k是因為他給我最重的保證絕不會像前男友般傷害我, 我以為上天開始眷顧我, 給了我一位王子, 讓我有個城堡可以保護我, 但沒想到, 這種曖昧的男人比壞男人更危險, 他讓我以為他只愛我, 但他卻有許許多多理由不能給我一個位置, 因為他沒有能力只愛一人,  沒有能力只給一個人承諾.}

是嗎? 愛無能的人比壞情人還危險嗎?

images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