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

Firework飛往日本東京的飛機上, 商務艙乘客大多已坐定, 空姐開始給毛巾和香檳, 隔一陣子, 她緩緩登機, 明顯大家在等她, 她走路好慢, 慢到讓大家可以好好看看遲到的她. 她有時下最受歡迎的錐子臉, 中分直長髮及腰, 大眼睛(瞳孔放大片的大), 眉毛畫的粗粗平平深咖啡, 尖尖高高的鼻子, 穿著白色寬鬆針織衫, 白牛仔褲, 白色高筒增高球鞋, 一身白肩背黑色chanel boy, 她面無表情走到我前面的位置, 另一邊已經坐定的男人, 突然站起幫他把手提行李放上行李箱, 她冷冷地說聲謝謝, 然後我們開始飛行.

起飛後, 身旁貴婦用手肘推我一下, 看電影的我拿下耳機, 貴婦抬一下下巴示意前面那位遲到女, 小聲地說:{ 你看她是不是做伴遊的?我覺得幫她拿行李的那個是包她的男人} 我聳一下肩, 說:{ 雖然她的裝扮很樸素, 但我覺得還是有點奇怪.}, 後來我們也停止談話, 機艙安靜, 只有空姐穿梭其中的聲音.

抵達後, 坐在她身邊的那位男士第一個站起來, 先幫遲到女行李拿下, 然後好像很著急要出去的第一個站到機艙門前, 他有點壯, 不太高,170公分左右, 年約50, 但整身名牌行頭, 手表是ap黑鈦.

大家準備下飛機, 遲到女還是坐在椅子上, 最緩慢的一位. 行李帶拿行李時看到那位名牌男生, 一個人拿行李後匆匆離開, 這時貴婦還說:{ 我們誤會人家了, 他一個人, }, 我淡淡回, 也沒看他, 說:{ 是吧!}, 後來找到司機, 司機帶我們到上車處, 我們等司機把車開過來時, 另一邊, 遲到女和那位名牌男子十指交扣的上了黑色轎車, 我和貴婦同時互看彼此, 兩人笑了出來.

五天忙完工作後, 我和貴婦搭機回台, 我兩坐定開始喝酒討論此行收穫, 機艙門要關前, 又看見遲到女, 貴婦睜大眼睛”說又是她”, 她又坐在我的前面, 她旁邊的位置上還是坐著那位比她先 登機的名牌男, 他看見她馬上站起幫她抬行李, 她的頭髮凌亂綁著馬尾, 身上穿著來時同一套衣服, 但肩上換了桃紅色hermes lindy, 還有四大包機場精品店的購物袋. 就在她要入座時看到後座的我和貴婦, 她先愣了一下, 然後突然變的目光凶狠, 整個臉猙獰起來, 瞪我們幾秒, 我和貴婦優雅地喝著紅酒笑笑看著她.

回程機艙內依樣安靜, 安靜到飛機即將降落時, 前座突然騷動起來, 遲到女不顧飛機還沒落地, 她解開安全帶整個撲向名牌男, 兩人開始熱吻, 吻出聲音的激動, 一直到飛機落地停好他倆才停止.

名牌男還是第一個站起來, 拿下他女人的行李, 一個人急忙先走出機艙, 拿完行李我先送貴婦上車, 我的車還沒到, 我就站在等車處的角落拿出手機看訊息, 突然, 我聽見啜泣的聲音, 在我旁邊的角落, 我回頭, 先看見散在地上那四大袋日本機場的購物袋, 然後, 一頭亂髮的遲到女蹲在角落, 啜泣……

她像煙火, 在取得目的時盡全力燃燒自己, 像煙火般炫目令人羨慕忌妒, 但煙火美麗卻那麼短暫, 絢麗後的天空加倍黑暗, 那樣的黑, 任誰都會恐懼而不敢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