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蝦殼的愛情

黑白建築濃濃英國殖民時期風情2午餐在美麗的花園餐廳, 周圍綠色植物圍繞, 黑白建築濃濃英國殖民時期風情, 天花板大大竹編風扇微微扇著風, 輕爵士音樂為背景, 然後那落在飯店正中央巨大的透明花瓶內大把的鮮黃色天堂鳥, 把餐廳營造的東南亞殖民地氣氛做了畫龍點睛.

我是個守時的人, 到餐廳還早了5分鐘, 一進去, 好友竟然比我早到, 看到她, 我開心地上前擁抱, 我倆都是住國外超國十年的人, 所以很自然的擁抱和碰臉親吻, 這個動作, 對已經一半融合西方的我們, 是種語言, 道盡千言萬語般地告訴彼此對彼此的思念.

我有一群朋友, 在經歷人生風浪後選擇單身, 單身後, 決定”徹徹底底”享受人生, 一位搬到托斯卡尼為了葡萄酒和如畫的風景, 一位加入蒙地卡羅當地私人跑車車隊, 享受與一群人飆速和豪華跑車的性能, 一個賣掉公司開始環遊世界住遍各地第一名的飯店, 然後發app和我們分享她的當日所在地的美麗, 最後是今天的她, 贍養費供她三輩子花不完, 她用那外遇劈腿又對她家暴前夫的錢, 開始請名師精學茶道, 研究古琴, 做個現代”小喬”.

上回參加她的茶席, 跟著她的指導喝完甘液後, 她淡淡地說我手上的磁杯是明代骨董. 她的茶席擺設, 中西合併, 插滿粉紅牡丹的桌上鋪著骨董和服腰帶作布飾, 和服腰帶是淺綠帶金色, 瓷器杯為白瓷, 杯子下盤是薄薄的淺綠帶金粉琉璃, 還有細細小竹子樣式的純銀茶匙架子, 應邀參加茶席的客人, 加上我和她一共十人, 他們每位都是古典美人, 我看到好多夏姿棉襖, 中式典雅旗袍, 對我而言, 最好看的還有他們身上的珠寶, 我看到一位美婦, 挽著髮髻, 帶心型公主單鑽耳環, 一顆約五克拉, 她耳環兩顆, 加上手上的那顆, 我看的心跳加速….. 整個場景美麗炫目. 我好像走進打仗前的上海, 中西合併的優雅, 精緻飲食的極致.黑白建築濃濃英國殖民時期風情

她享受挑剔所有生活的細節, 水只喝氣泡水, 只穿山本耀司純白襯衫, 心情來了去印度靈修, 認幾個佛塔和工人一起洗, 累了, 拖著滿身灰塵飛巴黎, 沒行李只帶著大背包直接住進麗池, 躺在飯點睡飽吃飽又活過來, 記得她在訴訟三年後贏得贍養費那天, 她說:{ 現在我要徹底享受當個不可思議的女人! 以前要孝順公婆, 討老公開心, 協助公司營運, 親自教導四個小孩, 每天自清晨睜開眼開始, 想的都是別人, 連頭髮都沒時間整理天天紮個馬尾, 從早餐開始監督傭人做公婆, 老公, 小孩四種不同早餐, 然後幫孩子弄午餐盒, 最後剩一點點時間畫個妝換衣服, 和老公一起出門去公司, 然後在公司才有一點時間吞下最不健康的麵包, 家裡新鮮早餐是從沒福分享用. 現在, 那個笨得像豬的女奴已死, 我發誓, 我要徹底享受人生, 救贖我曾失去的靈魂.]

當然, 這立誓的原由, 有著深沉的故事……….她是早期華航空姐, 第一次飛美國線就認識她的丈夫, 兩個月後帶球結婚, 男方家是美國台灣移民大家族, 公婆姑嫂全住在同個山丘, 山丘鄰近別墅全是親戚家人, 她懷孕期被婆婆姑嫂規定不可以出外走動以防動了胎氣, 不可以化妝節食, 只能穿這些姑嫂給的寬鬆{ 極為俗氣滿是蕾絲蝴蝶結}的孕婦裝, 然後老公因公務繁忙全世界飛行, 很少在家…….她每天被餵的飽飽的, 體重胖20多公斤, 頭髮剪得像個男生{ 姑嫂說不能太常洗頭, 所以規定剪短}又油膩膩, 臉上孕斑就是不聽話都生了出來, 有孕斑肚子又大, 害喜嚴重, 所以女眷都開心說是個男生, 超音波六個月之前照出是個男生, 老公因為她懷的是個男孩, 偶爾有空在家時就非常呵護她, 說她是全世界最美的孕婦, 知道她喜歡吃虎蝦, 每次只要他在, 一定囑咐廚子烹調虎蝦, 然有由他親自為她剝蝦殼, 一口一口餵她, 她說:{ 那時的我幸福到什麼都不想了, 整天只想著肚子裡的寶貝, 想生個健康男娃以謝謝老公….所以, 連照鏡子都很少, 忘了自己的容貌…}, 全家把她捧得像個骨董瓷器, 十分小心.

七個月, 肚子裡的娃娃照出變女生, 婆婆不肯相信, 親自帶著她看了五個不同醫生, 照出來都是個女娃, 從那天開始, 她墜入地獄, 她的老公連電話都沒打她, 應該是婆婆告知她老公後就失去音訊, 一直到她生完做完月子老公才回家, 她殷殷期盼的老公回來那天, 只在嬰兒房待一下, 然後又出門, 看都沒看她一眼….., 後來她要帶孩子, 侍奉嚴厲公婆姑嫂, 她有了憂鬱症, 體重急速下降, 孩子難帶, 全家人不理她, 她每晚哭, 有一天洗澡時她拿著刀準備割腕, 抬頭被鏡子中的自己嚇一大跳, 原來是空姐界的王祖賢, 現在變得像吸毒女, 黃臉又頭髮凌亂枯燥的瘋子, 這時孩子大哭, 她驚醒丟開刀子, 抱起全家嫌棄的女娃放聲大哭….

婆婆被這驚天動地的哭聲嚇著, 推門看見地上的刀和崩潰的媳婦, 才上前拉起她, 而後, 婆婆給了她一張信用卡, 司機帶著她去買衣購物, 到salon打扮, 沒多久她老公被婆婆召喚回家, 她看見許久不見的老公時嚇得手足無措, 她老公看到她馬上上前擁抱, 說:{ 你辛苦了, 我忙公務時孩子都靠你, 謝謝你! 你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 人美心也美}…老公又親自幫她剝掉蝦殼, 待她如公主, 沒多久, 她又懷孕, 懷孕後老公又消失, 姑嫂婆婆又介入所有的事, 就這樣故事一直重演, 生了一女一男一女一男, 天堂地獄輪番上陣.

她被產後憂鬱症纏住, 像鬼一樣, 活著無魂…所以, 從沒想過, 老公不在家時, 到底在哪?

最後一胎, 也是第四胎女娃, 才生完婆婆說不要浪費時間坐月子, 要為家庭出一份力, 逼著她到公司財務部做最繁複的對帳, 每天對完帳要分毫仔細報告給公婆. 老公在她開始懷第四胎開始, 裝潢另一個房間, 明顯告訴她, 他要分房.

有一天, 自稱外商銀行理專的女性拜訪, 說和吳董有約, 秘書問她, 她納悶, 因為老公出差直到這個月底根本不在, 她自己去會客室見這位理專, 她推開門, 一陣濃郁香水味撲鼻, 紮馬尾身穿H型寬鬆洋裝, 平底鞋素顏的她, 看見一位直髮長及腰, 大眼睛, 白皙臉龐淡淡粉妝,厚唇像水嫩蜜桃的美女坐在裡面打量她, 美女黑色合身套裝, 短裙高跟鞋配的是上班族不會穿上的網襪, 她正要上前和美女解釋老闆不在, 沒想到美女先開口, 美女坐著抬頭有點譏笑的看著她說:{ 姐姐你好! 突然來拜訪你真不好意思, 我來只是想要拿到吳董答應我的照顧費, 我陪他也陪了兩年, 現在他不要我, 也該把錢算清楚}, 她站在那動不了, 耳裡轟轟作響, 怒氣衝腦, 她聽完, 冷冷地說:{ 這些事跟我沒關係, 你自己去找他}, 說完她轉身就走….然後她乖乖等到月底老公回家, 全家和樂晚餐後才到老公房間, 老公聽她流著淚詢問完後, 對她一陣毒打, 她的眼角破裂, 左手骨斷, 臉腫了一個星期…公婆不准她張揚看醫生, 也不准她在這樣對老公無禮.

老公外遇, 被毒打, 在後來十年反覆發生, 她還是乖乖作所有乖老婆, 好媳婦, 好媽媽該做的事, 有一些不同是, 她開始化妝, 因為要遮掩臉上的傷痕…….後來, 她老公因為要娶一位泰國辣妹, 堅決要離婚, 任她怎麼求都沒用, 給她的離婚條嚴苛之至, 小孩連看都不能看, 只有一點點現金, 所以, 她決定用這幾年在財務部工作時掌握的財務漏洞作籌碼, 告訴夫家如果不照她的條件給贍養費, 這些逃稅資料回全部會在美國的稅務調查局.黑白建築濃濃英國殖民時期風情3

現在, 她美的動人, 就坐在我對面, 純白的yohji yamamoto 白襯衫, 配prada卡奇合身長褲, 腳上舒適的prada淺銀懶人平底鞋, 她低頭看菜單時, 插在長髮髻上的翡翠步搖髮鉆搖動著, 她還是像王祖賢, 充滿成熟韻味的王祖賢, 我看她看的發呆, 她抬頭看我, 納悶的說:{ 你為什麼一直看我啊? 快點菜啦}, 我撒嬌的回她:{ 人家好想吃蝦喔! 不知道有沒有人可以幫我剝蝦殼?}, 她瞪我一眼說:{ 不會剝蝦殼就連殼一起吃!}, 我不甘示弱的說:{ 了不起啊! 我總有一天會找到幫我剝蝦殼的男人………}, 突然我兩安靜下來, 馬上搖頭同聲說”還是不要好了, 寧願吃蝦殼也不要找人剝…, 尤其是爛男人”

活著的珍貴在於靈魂的自由, 愛情珍貴在彼此真心的分享生活, 但以我們的年齡與經歷, 自由的身心會是首選. 要吃蝦, 靠自己一雙手

一種態度

Dita-von-tesse晚上去一家咖啡店買咖啡豆, 他們有geisha豆子, 所以店內都是文人雅痞貴婦, 來這買咖啡豆除了可以買我愛的geisha外, 還有名人高級時裝配件可以欣賞, 是我很喜歡的”活動”.

我在一堆仿骨董罐子櫃台內尋寶, 他們收藏的金沙琉璃杯美到讓我捧在手中不斷摸著, 想著我的茉莉綠茶青綠色茶湯在這紅色透明流金杯內, 是多美!

杯器櫃台離用餐點桌子很近, 我在琉璃世界幻想時, 聽到一位女士談話聲, 從平淡到愈來愈激動, 她的吵雜把我拉回現實, 偷看她一下, 她手上戴的cartier手鍊因她激動地揮手, 鏘鏘作響.

我從背著他們轉向面對, 咖啡桌坐著兩個女人, 兩個都用birkin包, 短髮, 包包珠寶好但衣著隨便, 花花圓領t shirt , 下半身看不到, 素顏, 手上戒指很大顆. 很激動的那位太太說:(最受不了那些女生, 穿短褲短的要命, 胸也露出來給人家看, 誰要看啊??? 那些不要臉的就只想釣男人, 男人又很蠢, 很容易被利用, 看個短褲就發狂, 什麼都忘了..), 她短髮素顏沒什麼保養的臉, 表情猙獰.

她的皺紋黑斑明顯, 頭髮亂亂的有點油膩, 動作粗魯. 這些加上她憤恨的表情, 一切變得好可怕!

她的恨一定有原因, 決不是看不順眼街邊辣妹這麼簡單, 連我這路人甲都明白清楚, 這兩位熟女讓我想到一位朋友, 她目前單身, 經歷三次婚姻, 她是我朋友圈美女排行前幾名的, 住在歐洲的她很少回台, 我見她都是在西方, 如果時間可以, 她都會在我固定待在歐洲的時候來找我, 每一次, 在見她前我都會有種電流在身上竄流, 有種期待, 期待看到她, 她的裝扮, 她給我的新資訊, 她的態度.然後我可以學習.

上次的相約在義大利, 她和我在verona見面, verona廣場處處是美麗的露天咖啡廳, 我的火車比約的時間早到很多, 所以我先在相約咖啡廳附近走走, 夏日義大利是性感的, 隨時可看見身材勻稱肌膚古銅的美人, 穿著清涼與我擦身而過, 男人們也趁著夏天, 穿上合身白t 或襯衫, 顯露黝黑肌肉的手臂和線條,

在對街, 我看到一個頭髮短短貼著頭皮的亞洲女子, 帶著大大墨鏡, 身上繞頸整個大露背黑亞麻洋裝, 裙長膝上, 腳上是整個細繩綁由腳綁到小腿的淺銀羅馬涼鞋, 黑亞麻若隱若現看到她的身體曲線, 她揹著bv大大米白流蘇包, 這個性感又有型的美人, 就是我的好友vera.

我們開心的招喚彼此, 大大擁抱後她拉我上她的保時捷, 去一家路程遙遠的餐廳, 只為了vera口中念念不忘的紅酒.

餐廳主廚是她的朋友, 帥義大利男人, 席間她來和我們一起坐下, 然後用義大利式的調情眼神看著vera, vera 用著若有似無的曖昧回應他, 充滿情意又不濫情的法式挑逗, vera是個專家, 這個浪漫情意綿綿的午後, vera和我聊了酒, 時裝採買, 菜市場裡的花種, 新的獨立製片電影, 還有他的周末浪漫咖啡奇遇等等….她的生活多采多姿, 豐富忙碌卻優雅, 她對生活永遠有一種態度, 她說:{ 我尊重周圍事物, 但更尊重我自己, 如果有事情或人破壞我的尊重, 我會毫不留情刪掉這個部分或人, 我很愛我自己, 然後把這份很紮實的愛的感覺也分享給我好友, 我不要白紙般的生活, 我要每一分鐘都有色彩}

所以, vera是個開心的女人, 沒有評判別人的嘴臉, 沒有憤世忌俗的憤怒, 美麗的臉上帶著微笑, 與不熟的朋友保持若有似無的距離卻又不尖銳的態度, 她的美麗在一種態度裡, 愛自己的態度.

我很欣賞的一位舞伶 Dita von tesse也說, 她的快樂是把自己照顧成賞心悅目的女人, 美麗是女人可以享受的最大權力, 她享受其中.

我很想把這種態度告訴那位齜牙裂嘴的女人, 然後買下我手中的金沙琉璃杯, 或許可以倒進我香檳, 在泡澡時享受香檳像千萬個吻的泡泡…..